原来,流血不一定是伤害——小铁

“啪”,当我不知道第几次弹错了键,老师终于忍不住爆发了,用力合上琴谱“你怎么回事?昨天今天都不在状态,曲子回家也没认真练习,你还想不想好好学了!”听闻,我羞愧的低下头细声道:“想……”“那你就给我认真起来”,老师急促的打断我的话“以你现在的水平连钢琴的门坎都摸不着!”说完便甩袖离开。我低头没动,老师的话如一把尖刀在我心头反复刺割,鲜血直淌,痛得流不出眼泪,痛得无法呼吸。我木讷的走出教室,想着奶奶的事,她这个月病情突然恶化,已经两天没醒了,所以这个星期我练琴少了些。

天空灰蒙蒙的,细细的雨如轻舞的蚕丝上下翻飞着。

“叮铃”电话铃打破了沉寂“喂,妈”我接起电话“丫头,今天你表哥家聚餐我们一起去,一会去接你啊。”妈妈柔软的声音想起。

电话挂断,我仔细回忆着,表哥天生患有贫血症,各种补品吃了都无济于事,医生无能为力了,可奇迹就在去年发生了,他出了场车祸,自然也出了很多血,本就贫血的人再大出血,医生和他都近乎绝望时,转机产生了,表哥不仅好了,贫血症也消失了,医生说:“流血不一定是伤害,它激活了他体内的造血干细胞。”突然,我脑中灵光一闪细细思摩着“流血不一定是伤害。”这句话,眼前又付现除老师怒诉我时眼眸上的光泽与期许,也许……老师也想让我流点血呢。

我立刻转回头,向老师办公室跑去,门没关,远远的我听见了老师与其他人的谈话声:“我那个学生很有天赋,我很看好她,可她最近为了奶奶的事情无心练琴,其他事也顾不上,我必须敲打敲打她,帮他一起走出来。”我停住了脚步,老师的话似寒冬里的一杯红糖姜水温暖了我的心,没错,我要恢复状态,做那个最优秀的自己!最终,我踏进老师办公室,因为我要用行动来给老师惊喜。

之后的每一天,书房里都有钢琴上灵动飞舞的手指,书桌前挑灯夜读的背影,医院里看望奶奶的女孩;钢琴教室中获得老师的声声赞叹。

一次比赛后,我看着父母与老师灿烂的笑容,抱着沉甸甸的奖杯,胸中几门的心坝一泄而开:看来,我的“造血干细胞”彻底被激活了,嘴角不住上扬。

谢谢你,老师,是你让我明白,原来生活中,你以为的流血,不一定是伤害。

88x31.png ©双馨社 | 授权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