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草堂杂记
评分: 0+x

杜甫草堂归来,近日又看了《杜甫草堂》一书,对于忧国忧民的诗圣杜甫又加深了一些印象。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做人也是如此。一代诗圣上有忧国忧民之大器,下有与庶民同乐的小雅,依旧潦倒草堂,不能闻达于当世,怎不令人扼腕叹息?不过仔细斟酌却想,这样对历史、对后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假使诗圣很早便功成名就,或许会成为当世清明廉洁的官员,但是其创作作品却不会有我们熟知的佳作,即使也有佳作,恐怕也会和王维的诗风接近吧!诗圣之名恐怕不会被后人冠之。

纵览诗圣草堂的维修过程,也是一个曲折的过程。几经战乱、多次修葺,直至今日成为游览胜迹 ,莫不与朝代更迭相关。自唐之后的宋元明清,伴随着每个朝代的兴起,诗圣草堂都会得到维修、扩建。每逢清明盛世,都会有组织或个人出面来挖掘草堂原貌,追祭诗圣遗风;诗圣的文心诗骨也会在这些时刻得到最大的传承。也就是说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底蕴总会在 盛世中升华。

还是回归杜甫本人吧,也曾豪情万丈,也曾歌咏出“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的雄浑壮志,可惜晚生于太白十几年,李诗仙可以一览大好河山,举杯邀月而去;杜诗圣却要受到战乱离索之苦,体会下层的辛酸。杜甫有幸,天府之国还有一个他可以安身之处,还有一群与之唱和的朋友可以为其提供美磁青树。四川有幸,诗圣虽然白日放歌而去,但是却留下一座草堂,供世人缅怀。

诗圣之诗被后人称为“诗史”,是用生花妙笔记录了大唐盛世由盛转衰的全过程,上有治世之言,中有山水之乐,下有黎民疾苦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杜诗我读的不少,记下来的却不多,草堂归来,心里多了一些遗憾,但愿以后能够弥补吧。

88x31.png ©双馨社 | 授权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