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道路的需要
评分: +1+x

踽踽行于生命的纵横阡陌,或见落花翩跹衰草盘桓,或经流水人家榆柳漂浮,或卷走一路风景,蓦然回首,才发现,生命道路的需要,仅是一方心灵的净土。

虽生活简朴,可心灵的净土比任何物质都富足。

心灵之纯净,滕王阁不倒。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他立于阁上,望着天水相接的水面,悲不断遭遣被贬的多舛命运,叹道人生就如江面浮萍,沉浮浮沉飘然而却把一生的无羁挥洒在了纸上。力透纸背是对生活的向往,他不与命运计较,只沉醉在自己的净土中,看孤鹜托举落日。

王勃的身影藏在江面的褶皱里,以纯白之心扫天下污秽,以明净之灵,容天下不公。他所之求,无非一角寂静滕王阁,心灵之纯净,不染尘世之烟俗。

心灵之纯净,知己难求。

一挥手,一拨琴。一段旋律。一高山,一流水,一段传奇。它们这对穿越时空的知音,即使在今天,也被人们熟知,它们用泠泠七弦之音,普写了生命的传奇,“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谈,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在现实老友这样的佳话也就仅有马克思与恩格斯了,一个贫穷,一个富有,一个拯救世界,一个默默支持。马克思说:“我感谢恩格斯,是他帮我。”恩格斯说:“我感谢马克思,是他拯救世界。”原来,心灵之纯净,不染尘世之喧嚣。

心灵之纯净,三境不修。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李白以无染之境,赏山水如画。“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柳永以无穷之境,慕理想执着。“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辛弃疾以无俗之境,书理想芬芳。三境之创者,都展示了对志美的追求,心灵之纯净,不受时代的干涉。

转目当下,有多少人只为考取公务员一劳永逸,有多少官员衣食无忧,但忘了衣食父母,有多少人写了一些注水之作,就淡忘了社会责任。它们生命的道路早已关闭,心灵早已蒙坠。

生命道路的需要,若天山积雪,若三江源流,若大西洋彼岸之必澄澈,则可明白心灵之纯净,与日月同光。

88x31.png
©星火社 | 授权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