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与无臆相遇

人生在世,处处相遇;遇之弥多,知之弥少。他姓赵,无臆是他的笔名。我与他相遇已有一年余,两度春秋,我们同窗一场。那时与无臆相遇,让我体会到了“无臆”的真谛。
第一次相遇,是在新生开学典礼上。

操场上,新生开学典礼还未开始,我和同学们的注意力就已几乎全在周围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上。我暗暗的想,以后的三年时光将与他们共度,居然有些紧张,于是手心不住地渗汗,心也砰砰地跳个不停。

主席台上,校领导开始讲话了,而操场上,纷乱的目光构成了一个如网似的平面,我的眼神也处于这平面之中。我不经意间向什么方向看去,那里站着一位清瘦的男生,他双眼注视主席台方向,腰笔直地挺着,还仿佛跟着校领导的话语微微点头,对于我们的“目光射线”并不感兴趣。定睛一看,这个“不正常”的男生居然与我站在同班的队伍中。
我们说说话,都得知了对方的姓名和别的信息。他告诉我他的笔名是“无臆”,我一惊,想到现在的同学都这么厉害了吗?我问他笔名的含义,他似乎没听到,头一转,又聚精会神地听领导讲话。第一次相遇,就这么尴尬吗?

谁又愿意放弃与同学说话,听领导讲话呢?真是个怪家伙,我想。

相处时间长了,我对他的性格也小有所知。他呀,从不主动与人搭讪;别人想与他聊会天,他也只是用“是”或“不”这类简短的词来回应。空闲时间,他总是在教室里,坐在桌前,两手端着一本书,眼睛就像是扎到书里的每一个字一样。不管教室中有多嘈杂,他竟然都不会抬头看一眼教室中发生了什么事。在我看来,他永远是他自己,永远不会与外面喧闹的同学有一点点联系,也永远学不会沟通。

而那时,再一次与无臆相遇,我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又一个半年过去了,一天下午,老师让我们每组同学(临时分配,一组四人)出一个代表,当晚回去准备西游故事,第二天班会课给全班讲,全班评分。
第二天的班会课,无臆是在一片惊异的目光中走上讲台的。他在我们的心目中可是极其不善言谈的!他有什么勇气上台讲故事呢?能讲好吗?他一定会在众目睽睽下怯场的吧!我想,全班同学应该都是这么想的吧。

“我要给大家带来的故事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他开口了。

他的自信是哪来的?

“只见那孙悟空把金箍棒一横,右手到左边一抓,猛地向后一竖,又向前甩去,狠狠地砸向那个老妇人!”又一句!这回,可真叫声情并茂啊!他边讲,还边用手比划着,他的双手随着句子中的每个动词运动。讲到“一横”时双手便如横握戟;说道“一竖”时双手好似举旌旗;念到“甩去”时双手仿佛在拎锤……

沉浸在其中,我无法自拔。我闭上眼,静静体会这美妙的意境。故事我已看过不下三十次,但从来没有一次给我如此奇特的感觉。他让我们每个人重温了每个人耳熟能详的故事,而通过这个故事,我们的精神与他相遇。木讷的他怎会讲出这样的故事?我一度怀疑这个人不是我认识的无臆。

无臆赢了。他接下来的选手无论嗓音多悦耳、讲的多绘声绘色,都无法给我们带来仿佛初读的新鲜感。我们的脑海始终浮现出他在讲每一段时的神态、动作,全然忘了讲台上还有一位同学在声嘶力竭地讲着,想要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下了课,他依然面对一本书,仔细地钻研着。我走过来,对他说;“哥们,今天挺厉害啊!怎么练的?”“没什么。就是天天看点闲书,练习的时候多重复几遍。而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思考,要有‘臆想’的精神。”

是啊!那时,我与无臆相遇,学到了什么呢?“无臆”,就是不要有臆想,专下心来,踏踏实实地去做;其实,“无臆”也在告诉我们:我们要无时无刻不在“臆想”只有“臆想”,才会有自己的理解。那时,我与无臆相遇,学到了很多……

88x31.png ©双馨社 | 授权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