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者-鲸麇
评分: 0+x

二十一世纪末,以电子计算机为主的互联网已遍布全球的各个角落。但人类发现,电子计算机的单线运行模式使它的开发潜力濒临衰亡,这个巨大的互联网王国已经无法满足人类更为巨大的需求。联合政府又打造了几个全新的互联网系统,但都以各种原因,胎死腹中。
当人们都意识到互联网的开发空间殆尽时,整个社会都陷入恐慌中。这个时候,各种类型的实体货币都被网络货币取代,原本属于人类的不同的社会分工也由人工智能取代,比如教师,就是人工智能按照设计的课程在互联网上进行授课;这个社会已经没有真正意义的体力劳动者,甚至写代码的程序员都变成了受制于人的“工人”……如果互联网一旦崩溃,人类生存的基础就会遭受严重打击,人们对政府的信任就会全面崩塌。
而此时,生命科学正在蓬勃发展中,二十一世纪中期,神经科学家就研究出了用神经元搭建的十二位数计算器,运算速度能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计算机媲美。那时刚刚成立的联合政府很重视这项技术,可因为她投入的资金过大,这个项目最终被搁置。
但“互联网危机”爆发后,人们意识到了神经元计算器及网络的好处。整个计算机只是一团弹珠大小的细胞,如果按照同样复杂度复原成电子结构,它的运算速度仅为一秒钟5KB,但因为它为神经元计算机,可充分利用其并行处理的强大方式,运算速度就会飙升到60万TB每秒钟。联合政府复苏了此项目,并加大投资力度,作为解决“互联网危机”的一种手段。
随着医学和生物学的不断发展,原来人们拿在手中把玩的“神经元计算器”可以植入颅内,并传给后代。一开始,这只是富人享有的权利,可是随着它被批量生产,逐步普及,所以人类已经多数都进行了植入。只有少数人还不愿意相信原先庞大的互联网帝国会在一瞬间消失,作为原先旧互联网界的精英,新计算机问世后,他们始终不愿意植入。他们因此被新互联网人视为保守、守旧的象征。

2135年5月17日上午7时23分

“哇!”我呱呱坠地,发出了新生命的第一声啼哭,我张开了眼,看见了周围洁净的产室,我的母亲和几位年轻的护士。我颅内的新计算机探测到了我的呼吸,向外界发送着“我出生了”的信息。顿时,几十条祝福的信息象洪水一样在我的视野内划过。那时的我还看不懂这些是什么,只想用稚嫩的小手抓住信息的洪流。后来我看出生时的信息记录,发现两条来自母亲,三条来自父亲,十几条来自亚洲,其余都来自这个古老星球的另一端。我抓着母亲的脸笑笑,她也幸福的笑了。

2135年9月29日

“你真聪明!”,视野里的那个方框对我说。“你现在已将《辞海(2053版)》《汉英日基础及新型文字字典(22世纪金典版)》及《诗词大典》学完!你的进度比87%的同龄人快,祝贺!”之后,一百多条来自世界各地的祝贺信息又奔涌而至,但我既没有伸手去抓,也没有感到多高兴,因为我已经习以为常。母亲没有找老师给我设计课程,只是给我报了速成班。新计算机学会一门课程,只相当于旧互联网时代在电脑中下载文件,我想用的时候再调用好了。
这时,我的眼前飘过一条红色的,加粗的信息:二十二世纪新闻社,守旧派进入犹太联邦境内侵入23台电脑,中东百年和平或将破坏。好多词我都不认识,我问母亲:“守旧派和侵入是什么意思?”母亲叹了口气,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轻轻的说“你长大了就明白了。”她的眼里闪现出一丝担忧。

2150年7月13日

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爆发了五年。20世界末和21世纪,都有人预测过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他们认为,三战一定是中、美、俄三大国家的战争,或为主权,或为利益。那些人没想到,随着联合政府的成立,国家的观念逐渐淡薄。2090年的十年峰会上,人们以罕见的全票通过了取消国家的提案。正当人们认为“世上再无战争”后的60年,三战爆发了。没有人会想到对战的双方是联合政府和田园国。
守旧派的人数于2140年达到10亿人,联合政府不得不把他们从一个大型恐怖组织提升到联合政府的盟国中。这是地球上现在唯一的国家,它叫田园国,没有管辖领土,却控制着中东和索马里半岛。他们的口号是“觉醒吧,被计算机控制的人们!”
2144年,联合政府销毁了所储存的所有核弹,并要求田园国也销毁核弹。田园国并没有听取联合政府的建议,反而威胁联合政府要他们销毁所有武器。过度依赖新计算机来判断的联合政府慌了神。他们想拖下去,但是田园国没有让他们拖多久。2145年7月,田园国向泰梅尔半岛和萨哈林岛投放两颗计时核弹,但未计时完成就提前引爆核弹。于是联合政府向田园国宣战。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战争,双方的人民都表现的非常团结,双方的作战部队都是无人控制的,所以战争虽然财产损失很大,但都少有人伤亡。
联合政府虽然将核弹全部销毁,但在埃及的亚洲部分及德黑兰埋下的两颗反物质炸弹完全可以威慑田园国。现在,三战已经爆发五年了,联合政府决定派我和一百多名同伴去田园国政府麦加与守旧派的人谈判。

2150年8月2日下午

我们到了麦加,发现那里并不是铺天盖地的老互联网窗口,也不是象一两百年前黄沙遍地的样子,而是遍地绿树成荫,两片高大的椰枣树林区在小路的两侧,脚下是一簇一簇的绿草。再看去,每棵树上都有检测水分、光照的仪器。而在我的世界,已经很少看见树和草了,只有在动植物园里可以看到枯黄的小草和小树。见过旧互联网时代大树草原的老人们,质问联合政府官员为什么植物如此至少,而他们却说“知足吧,在守旧派那块贫瘠的土地上,连根毛都不会长”。
步入会客厅,我们见到了田园国的元首,在我们的世界,他们总被趾高气昂的政客说成是丑恶、凶狠的刽子手,但我们却丝毫没有看出来,我们眼中的他们,完全是一些淳朴的农民,因为,有些人正拿着锄头,从旁边的农田走出。
我们正要谈判,却感到大地微微震动了一下,顿时,一条红色的加粗新闻跳到了我的面前,代号卡梅拉和代号紫苹果的两颗反物质炸弹爆炸了,据悉已经对田园国造成了重创。
炸弹爆炸的画面飘了过来,田园政府在得知有反物质炸弹时,便将人员安置在安全区域,地图上看,德黑兰处出现了一处极其规整的圆形盆地,没多久,岩浆就慢慢注满弹坑。原来的苏伊士运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圆形的苏伊士海,田园国被截为两段。
世界震惊了。

2151年1月30日

三战是以田园国的胜利结束的。引爆两颗反物质炸弹不是联合政府决定的,而是由元首颅内的计算机决定的,当元首清醒过来后,他惊恐的发现新计算机控制了他。那条新闻不是任何一家新报社发布的,而是由联合政府的主脑计算机发布的。当人们意识到了这一点后,他们中的很多人通过手术,摘除了新计算机。世界各地发生了叛乱,叛军人数达到50亿之多。联合政府被分成了300多个国家和五千多个政权。田园国占领了欧洲和非洲,并建立了觉醒联盟。他们将占领的土地归还给联合政府,联合政府的首脑对使者千恩万谢,而使者又是淡淡的说“你们输了”。

2160年9月

经过了九年的收复战争,联合政府终于将失地收回。这期间,我和十年前同行的使者一直在帮收复地的人们做摘除计算机的手术。我没有回到联合政府,而是在觉醒联盟当一名医生。
觉醒联盟将所占的土地归还联合政府,而自己成为联合政府中一个重要的党派。元首说“权利我不想要,我只想看到一个觉醒的地球有多强大。你们不要被技术所蒙蔽,而要正确的使用技术。”

我们是觉醒者,我们要帮这个世界脱离技术的控制。

88x31.png ©双馨社 | 授权指南